走进朝鲜:美女斯文有礼 阿里郎表演无半点差错

【2021-05-07】

  资料图片:2003年8月,为迎接9月9日朝鲜国庆节,平壤市民正在紧张排练团体操。 中新社发 龚铁鹰 摄

  资料图:2005年5月,由朝鲜外务省主办的“第八届平壤国际商品博览会”在朝鲜平壤三大革命展示馆举行,有来自世界各国的三百多家企业参展。图为博览会上的礼仪小姐。 中新社发 涵乔 摄

  此次访问中,我随机抓到了好几位受访者,包括景点的解说员、瞻仰金日成遗像的民众、幼儿园教师等。尽管人数有限,但我也真心相信,这些被访者能代表朝鲜社会的一个个侧面。

  他们都是真实的人,一举一动看不出装模作样的痕迹。有些人开朗外向,说到领袖就幸福感洋溢,五体投地;也有人内敛含蓄,但同样崇敬领袖,说到“美帝”时就咬牙切齿。

  对朝鲜人来说,民族独立、自主是他们的核心愿望。他们倔强,宁可饿肚子也要自立,坚信“主体思想”:人决定一切。两位导游好几次强调,朝鲜虽然是小国,但因为自主研发了核武器,可以与美帝平起平坐,这一点“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做到”。朝鲜人渴望被他人尊重。

  在板门店,我们碰到陪同英国团队的朝鲜导游,其拾金不昧的精神让我们感激不尽。我们遗失了装有2000欧元的信封,在五个小时内由这名导游辗转送回。我执意掏出200人民币表达谢意,他坚定拒绝,并幽默地说,欢迎你们下次再来朝鲜,到时候我还帮你们捡钱包。他的话很逗人笑,但我这一刻真的被感动。

  这里的人很友善,总是毫不害羞地向我们挥手致意,鞠躬问候。我们参观的景点常能碰到大批群众,他们排着整齐的队伍,穿着节日的盛装,瞻仰他们心中的“伟大领袖”。我用现学的朝语向他们问候,他们都会向我回礼。

  在参观人山人海的花卉展览时,没有看到在大陆或香港不排队、你推我挤的现象。在挤满人的洗手间,斯文的朝鲜美女们有序地排着队,我前面的女孩使用厕所之前,不加思索地把背包和大衣挂在外边,出来的时候还对我点头微笑。我的感觉是,这里看不到邪恶,是我到过的最安全的地方。若是在美国,这个女孩的所作所为是难以置信的,甚至或许会被人想象成……

  多达10万人参与演出的阿里郎大型团体操表演没有半点差错,就连儿童的表演也整齐如一体,上万个孩子跳起绳来,落地的声音只有一次。不是亲眼所见,我一定不会相信。这样的表演,要经过几个月的辛勤排练,在市场经济的体制下,成本一定高得难以计算。

  朝鲜人民都能歌善舞,我们在幼儿园看到孩子们的表演难以忘记。唱歌、跳舞、弹钢琴、手风琴、朗诵,样样一流。我留意了一下钢琴教材,和我们小时候学的不同,只有改编过的革命或民族曲子,老师们虽然知道萧邦,但从未弹过。

  朝鲜向来就有“南男北女”的说法,是说南方的男人英俊,北方的女人美丽。等南北统一了,南方的女歌手、女演员怕要没饭碗了。

  我们所到之处,解说员都如数家珍地介绍着朝鲜人民的种种骄傲。在板门店,一位导游告诉我们,去年总共有两万游客来朝鲜旅游。这个数字在我们看来小得可怜,但导游的语气却是自豪和骄傲。

  我们的每餐饭都很丰盛,但烹饪技术欠佳,而且没有吃到一顿滚烫的热饭菜,永远只是半温热,有时甚至是冷饭。但我们每次说吃得很饱时,导游们就个个眉开眼笑。显然,在朝鲜,食物的量似乎远比质重要得多。

  妙香山国际友谊展览馆展示了各国政要、个人、企业向金日成、金正日赠送的礼品,总计约22万件,而且还在不断增加。金日成礼品馆占地5万平方米,金正日部分2万平方米。这个巨型大理石建筑坐落在五大名山之一妙香山的山洞里,没有窗户,墙壁厚重压抑,但建筑内金碧辉煌,让人目瞪口呆,我差点忘了这是个物资匮乏的国家。

  妙香山解说员的记忆力更让我叹为观止,展览馆里超过22万件礼品的来历背景她全部记得,而且新的礼物不断增加,随着展览馆的扩建,她也要记得新的礼物。她还真诚地说,这些礼物都来自世界各地,是送给领袖的私人礼物,但由于朝鲜领袖“毫无利己之心”,所以捐出来送给民众。

  世界瞬息万变,朝鲜却停滞不前,朝鲜人对外间的变化也不了解。在我强烈要求下,我们终于有机会去了一家叫“文艺展示馆”的书店,除了领袖著作外,就是一些介绍朝鲜爱国英雄如何与美帝对抗的故事。有一次我花了足足10分钟时间向一位导游解释凤凰卫视如何收广告费赚钱盈利,他听到最后还是一知半解。在这里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的产物,肮脏邪恶。

  我们抵达平壤前,在飞机上遇到一位曾经50次进出朝鲜的英国导游。他告诉我,朝鲜1948年建国时就废除了阶级,土地等资产统统收归国有后,从来没有展开大规模的阶级斗争。

  说实话,离开朝鲜时,我充满眷恋。只是不明白的是,在全球化的浪潮下,朝鲜与外界所不同的这种快乐感还能持续多久?正是因为有这些疑问,所以从外界看来,尤其是从媒体的角度看,朝鲜就显得更为神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