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1妾住洛桥北君住洛桥南。

【2020-12-24】

  “跑快点…就快到了…”朴灿烈站在操场终点不断对我喊着,声音里涌溢着青春气息。

  “呼…呼…你站着说话不腰疼——”我停住脚步,撑着膝盖抱怨。跑道旁的杂草上凝结的露珠透过朝晖闪烁着细碎的光芒。

  朴灿烈不管不顾地揽住我的脖子,抵在他的胸膛上。哈哈大笑:“这点就受不了,当时那股豪气去哪里了?不是说要追上鹿晗么,这才几天?”空气随着朴灿烈爽朗的笑声轻微颤动。

  隔着他的校服,我近距离地闻到一股阳光和着皂角的味道,那颗充满活力的心脏正在有力的跳动。

  我一把推开他,理了理被弄乱的头发,呛声:“我不是正在做吗,少瞧不起我了,倒是你,你说你理科那么厉害怎么不见你语文好呀!”沿着长长的跑道线,我们谨慎的走着。低声补了一句,“要不了多久鹿晗就会注意到我的。”

  趁旁边低头不语的朴灿烈不注意,向前跑了几步,转过身对着他做鬼脸,“倒是你,语文不好,以后怎么写情书追女孩子——”

  “只要我喜欢她,不用情书也可以向她传递心意——”他双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,朝我喊着。

  那时候的青春是一只孤独翱翔天际的纸鸢,支撑纸鸢的骨架脆弱不堪,在呼啸的风中含苞,绽放,凋零。

  鹿晗安静地坐在窗边,偶尔前排女生面色绯红的调过头假装询问问题,他的嘴角总是扬起得体、礼貌的笑。

  朴灿烈从斜后方抛上来一个纸团,刚好打在我脑袋上,愤恨的转过头却看见他一脸无辜的耸耸肩。

  把纸团狠狠砸在朴灿烈身上后,猝不及防间被来查勤的老师抓了个正着,“安慕西你在干吗?早自习你还不好好读书,不务正业。”鹿晗好奇的把视线投在了我这里,他的眼睛干净到不行。

  伴着老师的声嘶力竭,我自觉的抱着书站到了门外。路过后门时,一句可以让我嘲笑朴灿烈很久的话溜进了耳朵。

  早晨的阳光总是最笨拙,像个孩子看不清时事的随处碰撞。抬手遮住跃入眼底的阳光,天气真好,鹿晗你看到了吗。

  可是,令我记忆犹新的是,也是这样一个明媚的天气,我却因为忘记穿校服,在学校门前面临着扣学分、受处罚的危险,在这种束手无策的情况下鹿晗把他的校服拿给了我。

  当时他说,如果让一个女生站在校门接受处罚是件很丢脸的事。我只是做了力所能及的事,更何况我们是同班同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