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担当帮扶责任人随笔

【2020-12-24】

  《担当帮扶责任人随笔》 澄江一道月分明,落木千山天远大。 迈古文章金鸑鷟,出群行止玉麒麟。 县留南北三千客,宅锁坡寮一片山。 财如足用莫求赢,苟中得情须近恕。 政声早晚达凝旒,国史待修循吏传。 局中斗累阿谁高,各把沈香双陆子。 帮山谁与我同游,兄弟凋零复无继。 扶植纲常在此行,寒中松柏愈青青。 责彼谏者达四聪,崇论宏议要力攻。 任尔东西南北风,千磨万击还坚劲。 人间有味是清欢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 到乡翻似烂柯人,怀旧空吟闻笛赋。 文康调笑麒麟起,一曲飞龙寿天地。 儒释风骚道上流,金江长忆共吟游。 镇长留影在屏风,疑是神人写春色。 槟榔口里吐参苓,折槛无门九虎深。 榔栗婆娑昼影圆,披襟凝眺此翛然。 根居隙地怯成形,苗满空山惭取誉。 村连坡寮竹军墩,盼着江南春雨来。 委地落花新著雨,穿帘归燕不生人。 会须子折作芬芳,日丽差影轻重香。 夜阑风静縠纹平,长恨此身非我有。 校书著作频诏除,犹能上车问何如。 学道深山空自老,留名千载不干身。 习池未觉风流尽,复兴华夏赏更新。 颂言岂为抠衣旧,黄道方期日月开。

  《担当帮扶责任人随笔》 澄江一道月分明,落木千山天远大。 迈古文章金鸑鷟,出群行止玉麒麟。 县留南北三千客,宅锁坡寮一片山。 财如足用莫求赢,苟中得情须近恕。 政声早晚达凝旒,国史待修循吏传。 局中斗累阿谁高,各把沈香双陆子。 帮山谁与我同游,兄弟凋零复无继。 扶植纲常在此行,寒中松柏愈青青。 责彼谏者达四聪,崇论宏议要力攻。 任尔东西南北风,千磨万击还坚劲。 人间有味是清欢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 到乡翻似烂柯人,怀旧空吟闻笛赋。 文康调笑麒麟起,一曲飞龙寿天地。 儒释风骚道上流,金江长忆共吟游。 镇长留影在屏风,疑是神人写春色。 槟榔口里吐参苓,折槛无门九虎深。 榔栗婆娑昼影圆,披襟凝眺此翛然。 根居隙地怯成形,苗满空山惭取誉。 村连坡寮竹军墩,盼着江南春雨来。 委地落花新著雨,穿帘归燕不生人。 会须子折作芬芳,日丽差影轻重香。 夜阑风静縠纹平,长恨此身非我有。 校书著作频诏除,犹能上车问何如。 学道深山空自老,留名千载不干身。 习池未觉风流尽,复兴华夏赏更新。 颂言岂为抠衣旧,黄道方期日月开。

  《担当帮扶责任人随笔》 澄江一道月分明,落木千山天远大。 迈古文章金鸑鷟,出群行止玉麒麟。 县留南北三千客,宅锁坡寮一片山。 财如足用莫求赢,苟中得情须近恕。 政声早晚达凝旒,国史待修循吏传。 局中斗累阿谁高,各把沈香双陆子。 帮山谁与我同游,兄弟凋零复无继。 扶植纲常在此行,寒中松柏愈青青。 责彼谏者达四聪,崇论宏议要力攻。 任尔东西南北风,千磨万击还坚劲。 人间有味是清欢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 到乡翻似烂柯人,怀旧空吟闻笛赋。 文康调笑麒麟起,一曲飞龙寿天地。 儒释风骚道上流,金江长忆共吟游。 镇长留影在屏风,疑是神人写春色。 槟榔口里吐参苓,折槛无门九虎深。 榔栗婆娑昼影圆,披襟凝眺此翛然。 根居隙地怯成形,苗满空山惭取誉。 村连坡寮竹军墩,盼着江南春雨来。 委地落花新著雨,穿帘归燕不生人。 会须子折作芬芳,日丽差影轻重香。 夜阑风静縠纹平,长恨此身非我有。 校书著作频诏除,犹能上车问何如。 学道深山空自老,留名千载不干身。 习池未觉风流尽,复兴华夏赏更新。 颂言岂为抠衣旧,黄道方期日月开。

  《担当帮扶责任人随笔》 澄江一道月分明,落木千山天远大。 迈古文章金鸑鷟,出群行止玉麒麟。 县留南北三千客,宅锁坡寮一片山。 财如足用莫求赢,苟中得情须近恕。 政声早晚达凝旒,国史待修循吏传。 局中斗累阿谁高,各把沈香双陆子。 帮山谁与我同游,兄弟凋零复无继。 扶植纲常在此行,寒中松柏愈青青。 责彼谏者达四聪,崇论宏议要力攻。 任尔东西南北风,千磨万击还坚劲。 人间有味是清欢,蓼茸蒿笋试春盘。 到乡翻似烂柯人,怀旧空吟闻笛赋。 文康调笑麒麟起,一曲飞龙寿天地。 儒释风骚道上流,金江长忆共吟游。 镇长留影在屏风,疑是神人写春色。 槟榔口里吐参苓,折槛无门九虎深。 榔栗婆娑昼影圆,披襟凝眺此翛然。 根居隙地怯成形,苗满空山惭取誉。 村连坡寮竹军墩,盼着江南春雨来。 委地落花新著雨,穿帘归燕不生人。 会须子折作芬芳,日丽差影轻重香。 夜阑风静縠纹平,长恨此身非我有。 校书著作频诏除,犹能上车问何如。 学道深山空自老,留名千载不干身。 习池未觉风流尽,复兴华夏赏更新。 颂言岂为抠衣旧,黄道方期日月开。